首頁>理論文件>協商民主協商民主

發揮專門協商機構作用助推扶貧攻堅

2019年05月22日 10:51 | 作者:陳麗華 | 來源:人民政協網
分享到: 

廣西壯族自治區百色市的發展史就是一部擺脫貧困的曆史。絕大多數貧困人口居住在人多地少、生存環境惡劣的大石山區、邊境地區、少數民族聚集區,産業支撐薄弱,自我發展能力不足,都是難啃的“硬骨頭”。截至2018年底,全市仍有7個深度貧困縣(市),5個深度貧困鄉鎮,495個深度貧困村,19.4萬貧困人口未脫貧。

脫貧攻堅是當前擺在各地各部門面前最大的政治任務。作為專門協商機構,百色政協在建言資政和凝聚共識上雙向發力,強力助推百色脫貧攻堅。市政協主要抓了三件事:

通過學習和理論武裝,迅速将委員的思想和智慧凝聚到扶貧攻堅中心任務上來。

自覺把政協工作放到黨政脫貧攻堅工作全局中謀劃和推進,多次召開會議,為委員參與扶貧攻堅打好思想和理論基礎;堅持“動口建言”與“動手辦事”,協助組織開展挂點扶貧、易地搬遷等工作,動員各級政協組織、政協委員和社會各界人士投身脫貧攻堅主戰場。去年6月,百色政協開展“鄉村振興委員行助推脫貧攻堅”活動,76個委員企業、631名委員響應,帶動就業人數5220多人,人均增收1800至2000元以上。

組織和号召委員“換位沉底”,最大限度地喚起群衆積極性。

組織政協幹部和委員深入農村、企業和扶貧聯系點,開展脫貧攻堅、優化營商環境調研等,組織“換位沉底”“走進群衆、改進作風、解決難題”等活動,到基層新時代講習所為鄉、村黨員幹部和駐村工作隊員以及貧困戶專題宣講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脫貧攻堅意義成效等,最大限度凝聚群衆共識。

貧困群衆是脫貧攻堅的主體,必須不斷激發他們的内生動力。委員們在貧困戶安置小區設立專門扶貧車間;在農貿市場設立“一村一品”扶貧一條街,為貧困戶免去鋪面租金……委員們堅持從思想入手,加大緻富帶頭人隊伍的培養力度,樹立脫貧緻富身邊先進典型,推動貧困群衆從“要我脫貧”向“我要脫貧”轉變。

激發政協各相關單位、部門的扶貧熱情,組織大家圍繞扶貧攻堅積極履職建言。

脫貧攻堅是個系統工程,需要全社會多層次、多維度的合力幫扶。百色政協積極配合自治區政協開展“就業脫貧·委員行動”;會同市委組織部、市人社局、市工商聯等單位和19家委員企業舉辦就業幫扶用工招聘會等。

百色脫貧攻堅取得了顯著成效。截至2018年底,全市實現20.3萬貧困人口脫貧,226個貧困村出列,田陽縣、田東縣、平果縣和西林縣等4個貧困縣已摘帽,貧困發生率由11.33%降至5.56%。

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人民政協成立70周年、鄧小平同志領導的百色起義90周年。基層政協如何跟上時代之“新”而“出新”“履新”?筆者有四點體會。

基層政協應該幹什麼?圍繞中心工作成為雙向發力的重要一環。一方面,要做好統戰工作,把各民主黨派、無黨派人士、各人民團體和各族各界人士團結在黨的周圍;另一方面,推動委員下沉,發揮好“專門協商機構”在基層的作用,協助黨組織做好群衆工作。

基層政協能幹什麼?發揮優勢,“議”到點上,“建”到實處,通過協商發揮作用。在助推百色脫貧攻堅的實踐中,我們深感人民政協在國家政治生活中的作用越來越重要,政協委員隻有不斷提高參政議政的能力和水平,才能做到“說了不白說”。

基層政協怎麼幹?“主動”二字最重要。政協工作要從兩個層面展開,一是要發揮優勢,主動融入中心、服務中心。黨委要求什麼,政協就議什麼;政府幹什麼,政協就幫什麼;群衆期盼什麼,政協就反映什麼。二是不能坐而論道,被動應對,還要主動協商,主動謀劃,為本地黨委政府提供決策咨詢。

基層政協如何處理好“上與下”的關系?要做好上下聯動,進一步形成專門協商機構合力。縣(區)政協是最基層的政協組織,直接面對群衆,長期以來,困擾他們的共性難題是:縣(區)黨委對政協甚至政協自己對作為專門協商機構的性質認識不夠,導緻縣(區)政協更多地陷入具體事務之中。為此,百色政協在助推脫貧攻堅過程中,嘗試探索松緊有度的上下聯動機制,一方面,多與自治區政協加強聯系,加強互動,積極配合;另一方面,多為縣(區)政協創造環境,搭建平台,指導溝通,把市政協開展的活動當作全市性工作來謀劃,組織市政協委員和縣(區)政協委員共同參與,彙聚各級政協委員力量,合力做好每一項工作。

(作者系廣西壯族自治區百色市政協主席)

編輯:曾珂

關鍵詞:發揮專門協商機構作用助推扶貧攻堅

更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