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尋醫·問藥>委員講堂委員講堂

安阿玥委員:老年養護需培養大量專業人才

2019年06月19日 09:07 | 作者:王天奡 | 來源:人民政協網
分享到: 

不久前,有朋友向全國政協委員安阿玥介紹,自己打針、做按摩不用去醫院了。下載一個App,就能在家預約具有執業資格證書的正規護士上門服務。護士們大多在醫院從業,利用業餘時間,通過這家民辦醫療機構制作的App從事兼職。對不便常去醫院的老人來說,方便、安全。

“這是近年來‘互聯網+老年養護’形成的新業态,極大方便了城市裡有經濟收入有可靠保障的老年群體。但是對于偏遠地區、貧困地區的老年人就不适用了。”連任三屆全國政協委員的中國中醫科學院望京醫院肛腸科主任安阿玥長期關注老年養護問題。他說,根據《2017中國民政統計年鑒》,2016年,全國養老服務機構在院老人2198087人,按照比例需要至少37萬養老服務人員,而年末專項技能人員僅21萬餘人,養老服務人員缺口很大。

“我國老齡人口迅猛增加,失能失智老人、空巢老人、高齡老人也在不斷增多,同時,‘四二一’家庭結構短時期内又不能發生改變。因此養老相關的多樣性服務和養老服務人才的斷層問題已經不能滿足養老需求的現狀了。”

安阿玥不久前參加了全國政協經社理事會組織的相關調研,他發現,目前我國的老年照護模式是多樣的:既有老年專科醫院内設的老年養護區,有中高檔的護理院,也有收費低廉但服務不錯的民辦老人院;有的老年公寓在不同樓層分設中度失能、重度失能、認知障礙和活力老人的養護區,同時還對外管理若幹社區的為老服務中心和長者照護中心。但突出的問題是,養老機構陪護人員年齡參差較大,文化素質差距明顯,專業知識明顯不足。

“60多歲的護工照顧七八十歲老人的現象比比皆是。随之而來的問題是,這些護工對老人的醫療照護比如打針,是不是合法呢?随着我們國家進入老齡化社會,這些問題已經到了不容忽視的程度。在養老問題上,不能忽略‘人’的重要性。‘錢養老’‘物養老’‘房養老’,歸根到底要以‘人養老’服務最後一公裡,不可或缺的養老實施者是‘人’。”

究其原因,安阿玥體會,主要原因是養老相關從業人員社會地位低,福利待遇低,勞動強度高。近些年來,教育的目标都是高大上,留學備受推崇,家長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觀念普遍;存在工作貴賤高低之分,回饋社會的精神支柱缺乏了;在專業設置上,多層次專項人才培育計劃缺失。如醫療、護理、藥品、心理、康複等專項人才的培育,目前國内相關專業及地區地域的院校或社會管理類教育專業少之又少。

安阿玥委員表示,養老應該是事業,是需要一代一代人傳承下去的事業。養老是責任,敬老是本分,護老是光榮的精神培養。因此,養老事業,也标志着一個國家的文明程度,體現着人的文化素養,也是構建和諧社會的重要标志。

“所以我通過調研感到,還是要從教育抓起,大專院校、職業院校、師範學校、繼續教育應該加設養老專業,用政策、制度、待遇、感情吸引養老的專業人才。讓他們進得來、留得住、幹得好,在養老事業上樹立一代又一代人的使命感。”

對此,安阿玥委員提出了非常具體的建議:在培育模式上,采用“邊學邊用”模式。根據養老相關專業特殊性,學生可學習3個月,實習3個月,學用結合,加強“敬老孝老”的個人心理和社會氛圍。在培育途徑上,建立多通路養老專項人才的培育,如大專院校、高等院校、職業院校、繼續教育、社會培訓班等。院校可設養老教育專業,學業2~3年,全國統一認證。在招收對象上,可以向西部地區,三四線城市的初高中生傾斜并給予政策優惠。對養老相關專業進行學費、生活費減免,增加獎學金、助學金資助力度和範圍,部分貧困家庭可由國家資助。在就業上,實施自主擇業與國家分配相結合,鼓勵畢業生進入非營利性養老機構就業。在待遇上,提高養老相關專業人員薪資待遇水平。地方民政部門監督補貼,養老相關專業人員薪資水平不低于上年度地方服務業平均薪資。凡進入非營利性養老機構或社區養老驿站工作的,工作滿3年後由地方主管部門給予一次性經濟補貼并分年發放;如家庭有從事養老相關專業工作的,對家庭其他人員進行稅收優惠。

編輯:董雨吉

關鍵詞:養老 安阿玥 老年

更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