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尋醫·問藥>委員講堂委員講堂

王培安:探索建立“低門檻、廣覆蓋、保基本、可持續”的中國特色長期護理保險制度

2019年06月26日 10:44 | 作者:口述/王培安;整理/本報記者;王天奡 | 來源:人民政協網
分享到: 

C2019-06-26zx601_P_1_521_159_818_624

王培安

我國從2000年開始進入老齡化社會。我國的人口老齡化具有“速度快、規模大、持續時間長、未富先老、邊富邊老”等特征。2018年我國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達到1.66億,占總人口的11.9%;預計到2033年将突破3億,2050年突破4億,至2058年前後達到峰值4.43億人左右,占比分别約達到21%、29%、33%。此後,盡管老年人口總量有所下降,但老齡化程度還将保持上升趨勢。目前,我國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1.5億(占老年人總數的65%),失能、半失能老年人近4000萬,其中完全失能的老年人1000萬左右。慢性病高患病率導緻我國老年人的失能發生率居高不下,失能老人占比持續攀升,失能老年人的長期護理成為日益嚴峻的社會問題。加快發展老年長期護理服務,是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的重要内容,也是實施健康中國戰略的客觀要求。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有效應對我國人口老齡化,事關國家發展全局,事關億萬百姓福祉。要立足當前、着眼長遠,加強頂層設計,完善生育、就業、養老等重大政策和制度,做到及時應對、科學應對、綜合應對。從當前到2035年,是我國人口老齡化的急速發展期,是社會撫養比還相對較低、老年人口結構相對年輕的時期,也是完善老年人長期照護服務體系,建立長期護理保險(以下簡稱長護險)制度,做好各項政策制度設計,加快建設和完善健康養老服務體系,應對人口老齡化高峰的重要戰略機遇期。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擴大長期護理保險制度試點,讓老年人擁有幸福的晚年,後來人就有可期的未來。建議認真總結各地長護險試點經驗,進一步明确制度定位、籌資來源、保障對象、保障範圍等,推動建立全國統一的長護險制度。

在制度定位方面,長護險制度應是社會保障制度框架下一個獨立的險種,但可以交由醫保部門運營管理。

在資金籌集方面,穩定的籌資來源是當前必須解決的問題。長護險籌資應當由财政、單位、個人合理分擔,特别是要明确個人繳費的責任。城鎮職工可由單位、個人按工資的一定比例繳納;城鄉居民由财政、家庭按一定額度繳納等。鑒于當前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城鎮職工、城鄉居民社會保障制度的繳費标準、保障水平存在差異,尚未整合,仍然是“分竈吃飯”。長護險也可以探索分别針對城鎮職工、城鄉居民建立不同繳費标準、不同保障水平的制度。

在制度實施方面,應穩步推進。應當立足國情、立足經濟社會發展水平來思考設計長護險制度,既不裹足不前、無所作為,也不好高骛遠、做不切實際的高承諾。在初期籌資水平不高的情況下,長護險應堅持“低起點、廣覆蓋、保基本、可持續”,在保障對象向上,優先覆蓋重度失能人群和需要政府兜底保障的人群,之後逐步擴大覆蓋人群範圍。在保障範圍上,優先解決上述人群的基本生活照料和與基本生活密切相關的醫療護理費用等。同時,要建立完善相配套的管理制度和支付方式,确保基金運行可持續。

實施過程中,一方面要考慮與社會養老相銜接。将社區居家照護、上門服務納入長期護理保險支付範圍,推動長期護理保險與家庭贍養、社會福利、社會救助、慈善幫扶相互促進,發揮社會保險在養老服務方面适度普惠的作用。另一方面,要重視發展商業養老保險。鼓勵商業保險公司進入長護險領域,與社會基本長護險形成互補機制,滿足多樣化、多層次的長期護理保障需求。同時要加強監管。

建議在下一步試點中深入研究以下幾個問題,包括如何确保政策實現“低門檻、廣覆蓋、保基本、可持續”的原則;科學制定失能标準,加強目标人群的測算;探索差異化的籌資補助标準;堅持重養輕醫的标準;建立長護險制度專業标準體系;創新長期護理服務模式,發展居家老年人長期照護服務,推動社區衛生服務機構和護理院(站)建設等,并優先将計劃生育特殊家庭老年人納入長期護理保險保障對象,如失獨老人家庭等。最後,還要加強組織領導、綜合協調、監督管理和統籌推進。

(王培安:全國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副主任,中國計劃生育協會黨組書記、常務副會長。)


編輯:劉暢

關鍵詞:長期護理 養老 老齡化 健康中國

更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