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人物·生活>秀·風采秀·風采

烏國慶:他标示中國刑警的高度

2019年07月01日 17:16 | 作者:張璁 | 來源:人民日報
分享到: 

1561925904707_1

烏國慶生前在工作中。 資料圖片

2019年6月24日,烏國慶因病在北京去世,享年83歲。6月26日,烏國慶的追思會在北京正義路旁的公安部舉行。現場播放了根據烏國慶事迹改編的紀錄片,裡面摘自烏國慶著作《破案筆記》的話讓人潸然淚下:“作為人民警察,人民的利益,就是人生的責任。”他是一名一輩子奮戰在刑偵一線的“老兵”,50多年來參與偵破了幾乎所有國内外有重大影響的特大案件和疑難案件,無一錯案;他也是一位誨人不倦的良師,為國家培養了無數刑偵領域的後起之秀;他是新中國培養的第一代刑偵專家,作為公安部首席特邀刑偵專家,被國内外同行贊譽為“中國的福爾摩斯”——他就是烏國慶。

辦案從不放過一個細節

烏國慶出生于内蒙古農村的一個少數民族家庭,新中國成立那年他剛剛13歲。按烏國慶自己的話說,那時的他連漢字都不識一個,是黨組織把他送到承德衛校學習,後來又送到上海司法鑒定科學研究所深造,才讓他有機會一步步成長為刑偵專家。

烏國慶辦案從不放過一個細節:屍體要看,現場要看,每一枚鑒定出來的指紋、每一樣取得的物證他都要親自看到。哪怕是一包鹹菜、一節電池,他都可以從中發現線索,為案件最終偵破找到至關重要的突破口。

1998年6月,某地發生一起爆炸殺人案,由于此類案件在當地是首次發生,偵查人員缺乏實踐經驗,在案情分析中對引爆方式的确定一籌莫展。

烏國慶深知,引爆方式與對犯罪嫌疑人的刻畫關系重大。他冒着酷暑高溫,三天三夜在爆炸現場細緻勘查。對于提取到的大大小小的爆炸殘留物,烏國慶逐一在立體顯微鏡下檢驗比對,最後終于找到了案件的突破口——在一個玉米粒大小的殘片上發現了電池盒的标識,由此斷定遙控爆炸!當地警方就此開展偵查,案件很快水落石出。

2001年3月,石家莊市市區發生了當時作為新中國成立以來死傷人數最多的一起特大爆炸案,緻使108人死亡,38人受傷。案件發生後,公安部立即派人赴當地勘查,烏國慶就是其中之一。在現場,一座被炸的居民樓僅由一道有大裂縫的承重牆勉強支撐,随時都有倒塌的危險。烏國慶雖已年近七旬,仍然執意爬樓,與年輕人一起勘查現場、收集證據,連着幾天幾夜沒有休息,案件在一周内成功告破。

從上世紀60年代起,幾十年來從北國到南疆,從莽莽林海到戈壁荒原,到處都留下他的足迹。盡管早已是刑偵界的泰鬥,但烏國慶依然長年戰鬥在打擊犯罪的第一線。有人統計他每年平均有200多天都在各地出差,參與辦案。退休之後,還參與偵破的案件就有400餘起,其中特大疑難案件近百起。

拒絕向組織要特殊待遇

烏國慶身邊的同事評價,他真正做到了“為國為民、無私奉獻”。

前些年,公安部裡經常能看見一個70多歲的老人獨自騎着自行車來上班,那就是烏國慶。退休後,因工作需要,烏國慶不計較每月隻有120元的回聘費,毅然回聘到公安部刑偵局工作。雖然退休前已是正局級的巡視員,可烏國慶從來不向組織張口要特殊待遇。

烏國慶的淡泊名利、嚴于律己也是出了名的。到外地出差,衣食住行都很簡單——唯一不離身的,是一台裝滿他親自參與偵辦案件資料的筆記本電腦。他時時刻刻都在想着還有哪起案件沒有破。

烏國慶長年在外出差,在全國各地的公安機關結識了不少朋友。有時案件破了,基層公安機關想給他送一點土特産,都被他一一回絕。公安系統有人這樣總結烏國慶的出差“風格”:在少林寺旁破案時沒進過寺,在西安出差時沒看過兵馬俑。

現任的公安部刑偵局局長劉忠義是烏國慶的“徒弟”。他記得2005年的夏天,烏國慶到黑龍江出差,天氣正熱,隻穿了件短袖。不料氣溫突然轉涼,劉忠義給他買了件260元的夾克衫。沒想到,烏國慶為此卻反複向劉忠義索要發票,直到把錢還上才罷休。

把畢生經驗貢獻給社會

“臨老了走不動了,幹不了了,他惦記的是刑偵工作後繼有人。”追思會上,劉忠義這樣評價烏國慶。退休後的烏國慶,在家的時間大多用來編寫教材,在外辦案也是時刻注意言傳身帶,把自己的實踐經驗和專業知識貢獻社會,傳給後人。

烏國慶不僅注重實際辦案,同時注重經驗總結,他主持研究論證了“爆破現場再現法”,依據爆炸現場勘查訪問獲取的情況,按照爆炸發生發展的過程反推,把犯罪活動由終結狀态恢複至初始狀态,能在爆炸案件的死、傷人員中迅速準确地查出元兇。他還參與了《刑事偵查學》《爆炸犯罪對策學》等統編教材的編寫審定,都深受基層民警的歡迎。

由于烏國慶的豐富理論知識和實踐經驗,他先後被中國人民公安大學、中國刑警學院和多個省區市的警官學院聘為客座教授。僅2001年到2002年,他就在偵破爆炸案件培訓班上培訓了4500名刑偵技術骨幹。2005年上半年,又為公安機關舉辦的偵破命案培訓班授課26次,培訓基層民警7500人。73歲那年,他還進藏為全區縣以上公安機關講授刑偵專業課。

烏國慶不服老,用他的話說:“我也要與時俱進,講課内容要不斷補充,講課方法不斷更新。”為此,烏國慶一有空就自學電腦技術,自己可以用計算機制圖、處理照片,講課時圖文并茂,很受學員歡迎。

這麼多年來,烏國慶始終有一個遺憾,那就是對不起老伴。老伴身體不好,每次生病住院,自己很少能陪在她身邊。有一次,老伴要做白内障手術,可手術才做到一半,烏國慶就臨時接到通知,要求緊急趕赴案件現場。他隻得叫來了家住天津的侄女過來照顧,自己卻又一次把老伴撇在了醫院。

烏國慶永遠離開了我們,但是他的一生正如2011年他當選第四屆“我最喜愛的人民警察”并榮獲“終身成就獎”時,組委會給他的緻敬詞:“你深深紮根在你眷戀的這片沃土,你标示着中國刑警的實力和高度,最好地诠釋了人民警察的根本職責!”

編輯:位林惠

關鍵詞:刑警 烏國慶

更多

更多